就没站过热cp的芜缪

本质【经常爬墙的】齐格飞厨的自娱自乐场所。最近的墙头是兰斯洛特。

【FATE】幸存者 1

 1.轻微意识流,自己写着爽的东西
 2.克苏鲁元素,虽然写得不伦不类的
 3.???拉二x警官齐格飞,不喜勿入
 4.很短很短,先把脑洞码出来之后再展开
  
  
   街角那儿原本是有一家很受中学女生欢迎的奶茶店,现在那里也被浓厚的雾气掩埋住了。齐格飞明知道这里最受那些虫子的喜爱,但他每次出来还是会绕远一点过来看看——就好像他在雾里还能瞧见立香和玛修在奶茶店里说笑一样。然而他能做的只有用火焰喷射器解决掉那些自雾中飞出、生着猩红色诡异斑点的虫子。
  
  根据墙上已经潮湿霉变的日历来看,这诡雾已经出现七十四天了。这雾气像是有意识一样,它最一开始出现时只是吞没了学校,接着就蔓延到街道上,把城市分成一小块儿一小块儿地慢慢往里压缩——这是齐格飞在雾刚出现时从收音机和电视里得知的,不过自从第十七天它们已经没有信号了,就算打开也只会响起空洞的“沙沙”声。齐格飞很多次对着这空洞的声音发呆,桌面上摆着在短时间里就长了霉斑的警官证和手枪。
  
  他知道自己当时因为负伤而请假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但是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很幸运地,他找到了一家还没有被雾气吞没的超市,不过离雾太近了一些。他不敢太靠近这片诡雾。有很多次,他远远地看见有淌着黏液的触手从雾里蜿蜒而出,把那些被什么东西杀死的人类尸体卷进雾里。
  
  到底他还是走进去了,这家超市里意外地没有那些恶心的虫子,也没有像其他房子一样从不同的地方隆起不可名状的扭曲石块。更令人意外的是——经过了整整六十八天,齐格飞终于看见了除他以外的——活人。
  
  “喂,余在电视里见过你…是警察是吗?”处于变声期、微微有些沙哑还用着奇怪自称的少年音在空空荡荡的超市里回响,齐格飞背包的动作一顿——他怀疑自已是像一星期前那样出现了什么幻听,一直到他慢吞吞地回头看见一个黑发金眸的少年为止。
  
  那少年好像很是喜欢齐格飞的惊诧表情,他注意到齐格飞手里的那个火焰喷射器:“余也有这样的东西,之前雾还没这么浓的时候去外面捡的,不过早就没用了——对付那些虫子的时候用完的,它们很烦人——能告诉余你的名字吗?”
  
  “齐格飞。”无论怎么说,在这么多天惊险的单人冒险之后能见到一个似乎能够成为同伴的人类总是一件好事。齐格飞把喷射器放下,把手摊开示意自己并没有武器【事实上他也真的没有,如果那把没有子弹的手枪也算的话】“你好。”
  
  少年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光,他突然向齐格飞走过去,伸出右手:“余名为奥兹曼迪亚斯,你好。”他的笑容莫名令人感到恐惧。

————————————————————————————
考完了.........无论成绩如何都考完了......
拜读了一下FZ原作,我果然还是要学习一下。

【咕哒伯爵】女装车

咕哒攻!咕哒攻!咕哒攻!
如果打不开告诉我一下
新手开车
http://telegra.ph/%E5%92%95%E5%93%92%E4%BC%AF%E7%88%B5%E8%BD%A6-06-12

【Fate/拉齐】不知名成员的日记 ②

      如标题,cp为拉二x齐格飞,不喜勿入。
姑且算是王牌特工AU,但是被我写得不伦不类的,请见谅。
全篇是一个不知名的迦勒底工作人员的视角。
第一人称。
有没有哪个小可爱愿意和我扩列的啊...身边一个吃拉齐的都没有,这里痛。
赶在520过去之前的刀。
会变甜的,信我。

             ②

        我小心地绕过满地的血液走到一个角落靠着,忍住呕吐的欲望向基列莱特汇报了任务的完成。

        空空荡荡的大厅里在半个多钟头前还是人声鼎沸,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被拉美西斯打碎膝盖骨的头领的惨叫。我偷偷地看向那边,极力不让自己去注意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这都是拉美西斯的杰作,他现在正踏过地上肆意流淌的鲜血走近那个头领,揪着头领的头发把他提起来。我的眼镜上显示出这是个背叛了迦勒底的前特工。

        “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拉美西斯开口了,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充满了威胁“齐格飞,他在哪里?”

        ...齐格飞?我正对于他突然提起这个名字有些纳闷,就听见那头领居然停止了惨叫,开始低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奥兹曼迪亚斯,你抓住我这个叛徒就是想问这个吗?你很清楚吧!”那个头领猛然拔高音调“你看着他堕入地狱的,奥兹曼迪亚斯!组织难道没有把枪决他的通知发到迦勒底吗?还是说你那么的愚不可——”

        拉美西斯的枪响了。他无视远处的我错愕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朝着地上依旧在恶毒微笑着的尸体继续开枪。

        “拉美西斯——你疯了吗?!”我在他连开三枪后才回过神,上前试图阻止他把子弹都打完的举动。“给我理智一点!拉美西斯!你会把附近的所有人都吸引过来的!”

        “新来的,这件事情你管不着。”拉美西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向外走。他眼神中的蔑视实在是表现得太过明显,连一向自以为脾气不错的我都感觉血冲上脑门,话就那么脱口而出:“齐格飞、那齐格飞他会开心看见你这幅模样吗?!”

        拉美西斯的脚步在听见我不经大脑吼出的话之后顿了一下,但他还是继续向前,一直到走出这栋充满血腥味的房子。后勤处理的人员已经陆陆续续到达现场了。我跑上前去想对拉美西斯再说些什么,至少让他把刚才的事情解释清楚,但是我的那一腔热血却在看见他的表情时冷却下来了。

        藤丸之前让我把拉美西斯看作一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小孩,而他现在的表情...是的,就是那样的表情。我能够去理解但是却无法感同身受的一种庞大而复杂的表情。

        “他会回来的。”在我被南丁格尔拉走之前,我听见拉美西斯用几乎被风所淹没的声音说了这样一句话。

        任务是圆满完成了,也正如拉美西斯所说的,这次我和他的搭档没有被记载进档案。听布拉瓦茨基说,从一年半前拉美西斯的档案上就再没有过和人搭档的记录——是的,从齐格飞失踪之后。

        我本来想再问些什么的,但是我不想再去问了,那莫名有种我在撕开拉美西斯内心伤疤的感觉,这让我很难受。

突然表白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突然表白!因为这里是话废完全不知道在太太的文底下怎么花样夸我就直接在这里表白了!
是太太把我拉进拉齐这个坑的!其实在刚刚抽出齐格飞的时候嫖了别人家的拉二他俩站一起的时候我有想过这对cp的可能性,但是完.全.没.粮。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写这一对,还写的这么好...惊为天人。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还有这位太太!【突然献膝盖】作为一个手残能看见自己喜欢的cp有一个画风优秀到我想建火车站的太太简直是太开心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夸啊只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这对冷cp做更多贡献了QWQ
总之,表白*罒▽罒*

【Fate/拉齐】不知名成员的日记 ①

如标题,cp为拉二x齐格飞,不喜勿入。
姑且算是王牌特工AU,但是被我写得不伦不类的,请见谅。
全篇是一个不知名的迦勒底工作人员的视角。
第一人称。

        我开始收集齐格飞的资料是源于我刚刚调入迦勒底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在我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在取我那把心爱的武士刀时一不小心触到什么开关,把旁边那把占地面积极大的重剑给碰落在地毯上了。虽然我很快就毕恭毕敬地把它捡起来放回原位,但是我还是差点被神出鬼没的拉美西斯给用他那把像极了配色古怪的巨型拐杖糖的枪崩出几个窟窿来。

        晚上的时候迦勒底的领导藤丸立香带了两瓶起泡酒来安慰我,我在她的带领下偷偷摸摸地蹲在一个据她说不会被基列莱特发现的地方喝酒。我向她吐槽那把剑明明不是拉美西斯的,我以我情报人员的敏锐视力发誓我看见那把剑下面是标着“齐格飞”这三个字,我搞不懂为什么拉美西斯对我这么不满之类的时候,她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就把奥兹曼迪亚斯他当成一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小孩吧。”她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正在喝酒的我呛得咳嗽了起来。“他——毕竟这是齐格飞留下的唯一一件东西了。”

        在这次被基列莱特发现并狠狠地训斥的谈心之后,我就对这个叫齐格飞的人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奇心。我调取了他的资料,但是上面仅有只言片语。最后一次更新是在一年半前,更新了六个字:失踪,暂无情报。

        就在我打算去找据说和齐格飞关系还过得去的几个人装作不经意地随口问到齐格飞时,拉美西斯找上了门来。

        “碰掉别人东西也不知道擦干净的那家伙。”他很没礼貌地踹门进来“立香让你下午和我搭档——你不能胜任的话就趁现在提出来提出来。顺便一提,这件事情是不会写进你的档案的。”

        “我不会拒绝的,拉美西斯...前辈。”我反驳他“我也不是那些一和有点成就的人做一次搭档就满迦勒底炫耀的人。”那个时候的我一定是气晕了,甚至忘记了我的电脑上还在播放前年迦勒底聚会时候的视频。视频里的齐格飞还正在被哈哈大笑的藤丸别上驯鹿发卡。拉美西斯看见了我身后的电脑屏幕,我意外地看见拉美西斯的眼神闪过了很多我觉得他不会拥有的东西:自责、错愕以及如潮水一般的思念。

        但是这些情感都只是一瞬而过,他在冲我嗤笑的时候又恢复成了那个狂傲嚣张的样子:“你第一次出战吧?我同情你。”他和来时一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也一样很没礼貌地没带上门。我在他走远之后怒气冲冲地把门摔上,坐回位置继续看视频。

        “迦勒底成立二周年快乐,立香。”视频里头发上别着驯鹿发卡的齐格飞对着藤丸温柔地笑着,我摁了暂停键,把视频一个角落放到最大——是拉美西斯,他也在笑,是和齐格飞脸上如出一辙的温柔微笑。

        这样的拉美西斯...我调入迦勒底的这几天里从未见过。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头绪,把视频直接关上了。

        反正今天下午有和拉美西斯一起执行的任务,能从中打探到什么蛛丝马迹也不一定。我站起来,决定去为下午的任务做点准备。

        不管怎么说,任务还是要进行的。并且我也不觉得我会比拉美西斯做得差到哪里去。

【加兰/咕哒兰】是一辆车

注意事项都在链接里,新手发车
http://telegra.ph/%E5%8A%A0%E5%85%B0%E5%92%95%E5%93%92%E5%85%B0%E7%9A%84%E8%BD%A6-05-15-2

临近夏日

几百年前的摸鱼被我翻出来了
一如既往地短小
cp为拉二x齐格飞,不喜勿入
有旧剑梅林和女主盾提及
——————————

      奥兹曼迪亚斯用力扭开一瓶可乐,瓶子里的气体喷涌而出,发出“啪呲”地一声。

       “诺,给你。”他随手也丢给一边在擦汗的齐格飞一瓶可乐,齐格飞腾出一只手来接住,也像他那样“啪呲”一声地打开,碳酸饮料冰凉的瓶身贴在手心上的感觉比小卖部天花板上吱呀惨叫的风扇更让人有凉意。齐格飞喝了一口,就继续对着瓶子里争先恐后钻出来的气泡和瓶身上冒出的小水珠发呆。

      “齐格飞学长?”那边的奥兹曼迪亚斯已经灌了小半瓶下去。他扯过齐格飞肩膀上挂着的毛巾擦了两把汗,见齐格飞没反应才发现他的学长在发呆。奥兹曼迪亚斯又喊了他一声,齐格飞还是呆呆地不动,奥兹曼迪亚斯就盯着他的脸,和齐格飞一起发呆。

      齐格飞的睫毛很长,上次他去齐格飞家留宿的时候和他同床共枕却不敢造次,只偷偷地看着齐格飞熟睡的脸想入非非,就着屋外路灯透进来的灯光连齐格飞的眼睫毛也一根根数过去,数着数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什么都没做成。

      “怎么了吗?我脸上有东西?”是齐格飞先回过神,他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却忘了自己的手刚刚拍过体育器材室里借出来的篮球,汗津津的脸上登时多了几道灰印子。奥兹曼迪亚斯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用毛巾替齐格飞擦去脸上的印子,不明所以的齐格飞一本正经地向奥兹曼迪亚斯道谢,于是他笑得更开心了。

      他们慢悠悠地穿过被太阳晒出一股焦糊味的塑胶跑道,去寻找一块阴凉地好坐下闲谈。他们在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发现本来和他们一起在这里打篮球的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他们已经回去了,就剩下一颗篮球孤零零地被丢在那里接受太阳的烘烤。齐格飞看不下去,就拎着篮球去器材室还,奥兹曼迪亚斯陪着齐格飞听他说了一串的“对不起”。

      他们最后选定了实验楼背面的那块草地,这里本来是被圆桌骑士社长期占用的,但是今天他们社长亚瑟豪气万分地自掏腰包请全社喝下午茶,说是有天大的好事。于是一群人呼啦啦都去了食堂,也就给了奥兹曼迪亚斯和齐格飞一个便宜可占。

      他们在草地上坐下,两瓶可乐被奥兹曼迪亚斯肩并肩地摆在旁边。他们的话题基本上是围绕着各自班级里的琐事展开的,奥兹曼迪亚斯有意无意地提到今天亚瑟和艺术班梅林在一起的事情,问齐格飞看法,齐格飞还是那套在藤丸立香和玛修在一起时说的老话。

      “我觉得人家的私事,我不太好评价。”他说“但是如果你问的不是般配不般配而是性取向的话,我是对这方面看得比较轻的。”

      看得比较轻,这个词可以有很多解释。可以说是他对于别人的性取向不太在意,也可以说是......

      “齐格飞学长。”奥兹曼迪亚斯在心里准备了一下他第57次的告白,闭着眼睛开口“我喜——”他接下来的话都淹没在震耳欲聋的下课铃中。

        奥兹曼迪亚斯可以保证,这是他最讨厌下课铃的一次。而且,面对齐格飞“抱歉,刚才下课铃太吵了。”的道歉,他也没那胆子再说第二次了:“齐格飞学长,我是说我能不能直接喊你齐格飞...”

       “当然可以啊。”齐格飞点头,他不解地看着自家学弟脸上纠结着的复杂表情,歪了一下脑袋“你比较喜欢叫我学长吗?奥兹曼迪亚斯?”
        “......没有,我们走吧。”奥兹曼迪亚斯努力不被那个(绝对是藤丸立香那家伙教的)歪头动作吸引,先自己站起来,再伸手把齐格飞也拉起来。两人的手短暂地握住又分开。

        后来他们又肩并肩地走了一段路就分开了。奥兹曼迪亚斯的教学楼和齐格飞的不在同一栋,但是他们是在同一楼层的。奥兹曼迪亚斯看着齐格飞走进他的教室,把那瓶在热浪中烤的太久已经几乎变成一瓶糖水的可乐拧开。

        起码今天直呼他的名字了。奥兹曼迪亚斯这么想着,喝光了那瓶甜腻的可乐。
     

曲奇

是平时的摸鱼
最近学习太忙了可能会更得很慢...
cp为拉二x齐格飞,不喜勿入
——————————————
     “然后御主塞给我这盒曲奇,一边喊着:‘拜托你了!齐格飞!’一边拉着玛修小姐跑走了。”齐格飞一边回忆着,一边把那盒形状歪歪扭扭的曲奇放在茶盘边上“由于我一个人真的无法解决,就有劳奥兹曼迪亚斯陛下了。”齐格飞这么说着,把两人的茶杯里都注入茶水。

     奥兹曼迪亚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一直盯着齐格飞扎起的头发看。

      “...是在意我的头发吗?”可能是奥兹曼迪亚斯的眼神实在是太露骨了,齐格飞注意到了他。“这是童谣小姐帮忙绑的,这个马尾辫。”齐格飞解释,同时把几缕没绑好的碎发撩到耳后。

     奥兹曼迪亚斯把一块曲奇塞到嘴里,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他把目光从齐格飞的马尾辫转移到齐格飞捏着一块曲奇的手指上,又顺着他的手指盯上他的嘴唇,进而落在他的脸上打量。齐格飞被他打量得不太自在但又不好出声提醒,只是默默地吃曲奇喝茶。其实藤丸立香的手艺还行,除了微微的焦糊味和奇怪的形状以外味道还是过得去。

     反正这位法老王干过的怪事也不差这一件,就前两天他还非要新来的齐格和他单挑来着。

     气氛就这么诡异地一直持续到盒子里只剩下一块曲奇的时候。奥兹曼迪亚斯保持着那个若有所思的表情拿走了最后一块曲奇,但是他并没有马上把那块曲奇吃掉,而是站了起来,给桌子对面的齐格飞一个吻——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啃咬来得合适——之后才把那块曲奇塞进嘴里。

     “果然。”他面对着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像小动物一样发懵的齐格飞,一本正经地总结“曲奇还是要加糖才好吃。”

【加兰】一辆车

文章内容见链接,是现代。
有玛修,设定是加拉哈德的妹妹。
之后可能还会再开一辆咕哒兰/加兰的
http://telegra.ph/%E4%B8%80%E8%BE%86%E5%8A%A0%E5%85%B0%E7%9A%84%E8%BD%A6-05-12

【梅罗】关于晚安

①是摸鱼,文笔很差
②短小,可能有语句不通
③私设多且毒

以下为正文

        金光还未完全散去,罗玛尼就自觉地从召唤阵里冒了出来。

        “Cas——”连职介都没有完整念出,他就被两个飞扑上来的少女抱得紧紧的,就好像怕他会消失不见一样。地上圣晶石护符什么的掉了一地。

        “医生——”这是玛修。

        “混蛋医生——你怎么这么晚才来!”这是藤丸立香。

        接着他被投食种火量子各种稀有的不稀有的材料,立香一边埋怨他花费自己太多圣晶石说着要让罗玛尼加班到过劳死之类的话一边往他的旁边倾倒种火。玛修罕见地附和了立香的似恶之言,不过从她递给罗玛尼的一杯花茶来看,他还是那个贴心又温柔的玛修。

        立香攒的一大袋子种火和各种材料总算是见了底,立香把玩者最后一块结晶犹豫着要不要给罗玛尼,被他制止了。

        “好了,立香。”他说“就算我真的把结晶给吃了,技能也不会升到十一级的。”

        在又吃完一袋子达芬奇亲友情提供的芙芙卡片后,立香一边拉着他向他讲述最近迦勒底的一系列琐事一边往迦勒底之门走,理直气壮地解释说这是为了让他体验一下英灵生活。

        作为罗玛尼·阿基曼的英灵生活。

        在编队的时候,立香给了他和阿拉什一人一张满破宝石翁,孔明推了推眼镜站在爱丽丝菲尔旁边。

       “我说立香......你就这么肯定我的宝具是自爆吗。”

        事实证明他的宝具当然不是自爆,他不太清楚自己在释放宝具的时候喊了些什么,就看见在他放完宝具后立香目瞪口呆的表情和地上不多不少的九个箱子。

        在罗玛尼的高效率下,立香带的苹果很快就啃完了。拖着种火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地在喃喃自语:“一发宝具穿三图......大英雄可以下班了......带上满破宝石翁的话......连孔明和梅林......以后就......不,还是要有点良心......”听得罗玛尼背后发寒。

        午饭是在食堂吃的,饭后甜点是Archer卫宫特制的草莓蛋糕,中间的夹层里还涂了一层厚厚的玫瑰花酱。芙芙一只兽占了一个座位,面前放着一个空碟子对着罗玛尼“芙芙”地叫着,一看就知道是因为体重超标被玛修控制饮食了。罗玛尼把夹层里的玫瑰花酱拨给它,换来了嫌弃的“芙呜——”一声,语气语调和它对梅林使用芙芙飞踢的时候完全一致。

        到最后芙芙还是吃完了玫瑰花酱。

        下午在罗玛尼的强烈要求之下,他又回到了医务室。他一整个下午都在忙于接待各路用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来医务室的工作人员和英灵。就连几乎不怎么来医务室的Avenger们也组团来医务室。

        顺便一提,贞德Alter和岩窟王的理由是过度加班到嗓子哑了,罗玛尼翻出了大半盒润喉糖给他们,上面还有罗玛尼标注的拆袋日期,是立香沉迷于用蓝卡队过所有本的时候。

        已经是幼年英灵们睡觉的时间了,医务室里的人员数量总算是有所减少。在送走哭诉自己肝痛的藤丸立香之后,罗玛尼伸了一个懒腰: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快结束了。

        “这么一整天了都不看看我吗?魔法☆梅莉超伤心的!”对了,还有一个麻烦的人渣经纪人。罗玛尼转过身,嫌弃地看着吊儿郎当地坐在医务室床上的梅林:“你做梦做够了没有?”

        “有罗玛尼的梦我可是从来不嫌多的。”梅林笑眯眯地,他自顾自地走到罗玛尼旁边坐下,头靠在他身上:“接下来想要什么?魔法☆梅莉的专门晚安回复怎么样?”

        “......梅林,立香该叫你起床了。”罗玛尼没有管他,“今天应该是要去刷心脏。”

        “这是你的梦,罗玛尼。”梅林的用右手食指缠着罗玛尼的一缕头发“你不说那句话我是不会走的。”

        “......要不是立香会担心。”罗玛尼这么说着,抬手揉了揉梅林的头发,用变扭但是却意外地温柔的语气说:“晚安,梅林。”

        接着梅林就看见了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如罗玛尼所料的,立香在外面喊他起床去刷心脏。

        他应了一声,不过却没有起床,而是先拿起前段时间迦勒底刚刚分配的手机,发了一条动态。

        魔法☆梅莉:晚安。